人生無論碰到什麼學習的項目,當我們遇到瓶頸或急欲有所突破現狀;總會聽到有人告訴你或你自己提醒自己要去『戰勝自己』或說『自己才是最大的敵人』!甚至我們會用『投資心魔』來形容那個鏡中的自己。

  我這個問題老兒童又來了!問題是你看到過那個真正的『自己』或『我』嗎?甚至是那個『心魔』是長的什麼樣子的嗎?如果沒有,那你嚷嚷著什麼?沒有敵人你戰個什麼勁來著?用力的用力的朝自己臉上給一巴掌!呵!打中心魔過癮啦?!

  不敢言為人師,但這一二十年來我是曾經非常用心且無藏私的跟一些人教導如何成為一位交易者;但是始終是挫折多於喜悅的之於我,結實的教我體會教術易而教心難!我喜歡用『心靈的黑奴』來形容這些人!而且我都會告訴他們不是所有的黑奴都會感激林肯解放他們,因為有些人早已習慣套在脖子的枷鎖因為他出生時那東西就在那裡,至少在他爸爸跟爺爺身上。要談心魔?這就是投資的心魔!不然你以為心魔是什麼樣子?再給自己來一巴掌吧!因為要是你找到了那它早就不是你的問題了!

  改變是人性裡恐懼的來源之一。人類數十萬年來追逐的是安定,它也發展成你我的本能並可能成為基因的一部份。可是中國的老祖先早告訴我們『易』變動、不停的改變才是生命的本質;認識是一回事,接受卻是困難的。

  塑造你我的完整認知與價值觀;是來自點點滴滴的事件學習與年齡時間的累積。道聽塗說、積非成是加囫圇吞棗是一般人的學習成長模式。實驗與驗證這種科學的精神也是一個成長學習的正確心態!你我的心魔在那裡?在那枷鎖裡,那個我們忘記它卻又成天戴著它的枷鎖裡。很多事都不曾叫我們思考或判斷就直接掛上我們的脖子,主導我們的行事;重要的是我們又顯得那麼無力的怕去拿下它,因為我們怕失去有枷鎖依靠的日子、怕人生去改變。

  我搬來這個社區快五年了基本上這裡住著的還都是所謂的中產階級,尤其從事教育工作的老師蠻多的。因為我的大樹是社區倖免於難的唯一,所以我下午總要撥時間掃掃落葉維護環境;這一掃就這麼的四、五年,直到最近怕颱風來時我的樹在無其他樹木屏蔽下恐壓毀其他人的財物,不得以也將它砍伐了。好笑的是我們的社區建商當時叫……『森林社區』,沒有樹木的森林社區。重點是除了幾戶外我很少發現住戶出來掃掃地的。我想到一個很滑稽的答案因為掃地的人是被處罰的、是壞學生不是嗎?你的學校不是這樣教你的嗎?所以一些人從小就被教導成不去做社區清潔不掃地,因為那是壞學生被處罰的工作。鄰居跟我開玩笑說樹砍了後我下午一定會發慌不知道幹什麼好!我只覺得,當我掃地的時候感覺是一種現代人得不到的幸福!對了壞學生的懲罰應該還包含倒垃圾吧?因為社區的集中垃圾箱都是落下一位最高齡的退伍伯伯身上,他在搬運嗯!伯伯讀書的時候一定跟我一樣是壞學生吧?

  我們的價值觀很多就像上面說的,在錯誤的教育裡被扭曲了!想真正的改變自己其實不用去瞭解高深的新事物,只要再去仔細的思考我們已有的價值觀再審視一次!你就會發現很多道理我們在認知上錯誤了,而且錯了好久、好久了。

  另一些心魔在那裡呢?在囫圇吞棗的認知裡!我們為什麼要結婚?因為爸媽這麼說,因為大家這麼說。為什麼要生小孩?因為爸媽這麼說,因為大家這麼說那你到底有沒有想過自己說些什麼?殘酷的例子當你自己為人父或母時,成天逼著你的孩子學畫畫、學鋼琴;不肯就範就幾乎要跟孩子斷絕關係。好啦!當孩子長大了,告訴你他多愛藝術想當個藝術家,你的反應是什麼?還是想跟他一刀兩斷?!那你是那種神經分裂的父母親呢?為什麼你不能把自己的價值觀與認知統一呢?因為你的一生從課本的知識到做人的道理都是別人告訴你,然後你便一口吞下它一輩子不會消化。

  當別人告訴你『落後指標』的時候你的反應是什麼?不客氣的說你對交易這行到底懂多少?告訴你的人是不是也是另一個垃圾進垃圾出的傢伙呢?你看過的聽過的金融怪傑們有那些告訴你或你可以去臆測他們是用你正在追逐學習的神怪理論呢?我剛出社會的時候社會的基本工資約在七千臺幣左右﹙作業員﹚。『聽別人說』從事業務是高收入;於是我投入了。有一天我跟一位開店的朋友聊天,他說他月入約十萬臺幣嗯、我想收入高不高、好不好吃的問題應該是主觀的吧!最後、你不當電子新貴甚至不計較將到手的退休金只為投入這行,該不會也是『聽別人說』的吧?

mingche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