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利空一:商品與人力低價進軍,衝擊弱勢

只有利多,就沒有利空嗎?按WTO精神,ECFA屬雙邊自由貿易的過渡性架構。「我們要求對方開放市場,大陸政府對於自己的業者也要有交代,也會要求台灣開放市場。」

因為台灣的塑膠、鋼鐵、機械製品能賣到大陸去,代表著大陸的商品一樣能夠賣到台灣來。而且按照WTO精神,不管我們利用「早期收穫的條款」先要求對方開放市場給台灣,早晚有一天台灣也必須要開放市場給大陸,達到雙方都零關稅的地步。

這時候就要比兩岸競爭力的問題,但現實面是,台灣有多少產業競爭不過大陸。先講台灣引以為傲的農產品好了,台灣水果的改良技術世界聞名,但很多人不知道,去年大陸水果賣到台灣的量是台灣賣到大陸的五倍l兩岸簽署ECFA換來的代價,股民跟大財團可能因此大賺,但弱勢產業與就業者,將面對大衝擊。ECFA將讓台灣強者恆強、弱者恆弱的問題更嚴重。但問題還不只是大陸商品入侵台灣的問題,還有大陸資金與勞力進來了的問題。按照WTO精神,簽署ECFA,台灣早晚必須開放服務業市場給大陸。  屆時大陸的金融業、服務業、餐飲業等也可以進軍台灣,資本規模大的,有可能打倒台灣本土的中小企業,進而收購台灣企業,讓台灣老闆變成陸幹。更悲觀的狀況,是大陸的低價勞力,也可能取代台灣

一位搬家工人,他不懂什麼是ECFA,他也不懂兩岸在談什麼協議,他只聽聞台灣未來可能開放勞力市場讓大陸人來台灣工作,他馬上擔憂的問:  l「如果四川棒棒來了怎麼辦?」四川管在碼頭幹挑伕的苦力叫「棒棒」,他們可以一根扁擔挑六十斤的重物,以小跑步攀爬斜度六十五度的樓階,而且一個月的工資只要新台幣五千元,台灣的搬家工人,行嗎?  

 

  l利空二:對大陸依存度高,變仰人鼻息

因為簽署ECFA,對台灣還有一個嚴重的潛在問題:各種預估都以推估台灣將取代日韓在中國大陸市場的占有率。這是好處,同時也是壞處。因為今天台灣貿易依存度已有四成依賴中國大陸。當台灣快速取代日韓在大陸市場的地位,也代表我們將我們製造的商品大量賣給中國大陸

民國七十年代台灣鰻魚開始外銷日本的故事為例,當年日本因為台灣鰻魚便宜,而大量從台灣進口,台灣人也一窩蜂的在西部沿海抽地下水養殖鰻魚,高峰時期產量超過五萬噸,產值破百億,幾乎都輸往日本 l 但日本本土業者不滿台灣鰻魚讓他們受損,抗議台灣傾銷或是藥檢問題開始出現,一下子讓台灣鰻魚無法大量輸日,沒多久時間,養鰻王國就崩盤,只留下今天台灣西部沿海的地層下陷問題。

同樣的問題,當台灣商品大量賣往中國,社會資源自然往該產業跑,規模會快速膨脹,接著大量的人依賴這個產業為生,有一天,中國大陸突然祭出非關稅障礙,如商品被汙染或規格不符等問題,宣布暫時禁止從台灣進口,屆時傷害恐怕是難以想像。所以過度依賴會變成仰人鼻息。 l
簡單說,WTO是一場「薯條與包子饅頭」的戰爭,但ECFA則是一場「包子對包子」、「饅頭對饅頭」的戰爭lECFA不僅僅是讓中國產品以零關稅的優勢進入台灣,也引來了一個能跟台灣做幾乎完全相同產品的對手進來

l這跟麥當勞進入台灣不同,台灣本來就沒有麥當勞,因此替代性沒有那麼高,但ECFA之後,連街坊的烤鴨、包子,中南部手工產業,甚至連台灣的烏龍茶,都可能被安溪的烏龍茶等一模一樣的產品替代了

mingche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